野澤尚 nozawa hisashi / 著
王蘊潔 / 譯
皇冠文化 / 2009.3.30 出版




line-seed.gif






罪與罰之間,有絕對的是非對錯嗎?


故事由父母、弟弟被滅門的倖存者「奏子」展開,一開始旅行的學生們玩著輪流說出「最近遇到的可怕的事」,巧妙的為這宗滅門慘案展開序幕。


此時,奏子僅是國小六年級的女學生。奏子的冷靜沉穩,讓人忍不住升起一股寒意,但其實潛在的影響卻是旁人無法想像,有時過於巨大的悲慟,是無法以任何尋常的情緒表達的。


故事的中段,行兇者的自白交待了滅門血案發生的緣由,讀完兇手都築則夫和被害人秋葉由紀彥之間的利益糾葛,思緒忍不住浮現「原來如此」的感嘆。審判書上鉅細靡遺的剖析,又讓人為都築的犯行感到髮指。究竟誰才是被害人呢?同情、痛恨,成為兩股同樣糾葛著的力量,法與情,真是如此的矛盾。


被害人秋葉的女兒奏子和兇手都築的女兒未步,巧合的同齡。當奏子懷著恨意接近未步之後,才發現命運看似截然不同的二人,背負著存活者的沉重壓力。


家人都被殺害而獨自存活的奏子,大家都在關注著她是否從悲傷的喪親之慟中走出,卻也同時不斷提醒著她那一段悲劇的存在,奏子的快樂、悲傷都受著眾人的審視。而身為兇手女兒的未步,無辜的繼承了父親的罪惡,婚姻的不幸似乎是未步應該替殺人的父親得到的懲罰,她自己一直有「人生應該不幸」的自覺。


八年來在憎恨中成長的兩人,意外的相互解開了那憎恨的枷鎖。我想那股恨是永遠不會消失的吧,無論是奏子的喪親之慟或是未步對命運不公平的憤恨,都會一輩子跟隨著她們,但至少她們學會了不用那股恨去折磨自己,在那恨中找尋到了生存下去的意義。


野澤尚,是知名日劇編劇作家,同時也是推理小說作家,2004年謎樣的以自殺結束了生命,他的作品很多,我好像只看過「戀人阿」這部作品。很巧合的,「深紅」讓我聯想到戀人阿最後一幕,代表女主角生命延續的,那滿山遍野的紅…



jane1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