羅傑.埃洛里 / 著
謝靜雯 / 譯
商周 / 2009年4月5日 出版







出現白色羽毛就代表天使曾經降臨,無論它用什麼方式飄移落於地或翻飛空中。


約瑟夫如此的相信著,但當看見羽毛時,他的週遭卻總會有生命逝去。
「我想,有的天使負責遞送,有的則負責帶走什麼…」


第一根羽毛出現時,帶走的是約瑟夫的父親,之後,人世的無常就在他心裡占據了很大的位置。寫作的人都有顆細膩的心,敏銳的觀察力,他們能像透視一般,看見我們所不能看見的,事物更深入的內在。約瑟夫自小就展現了優異的文字創作能力,在生命承受了過多負荷時,他靠著書寫得到出口。在平靜小鎮接二連三發生女童遭虐殺的命案後,約瑟夫的生命開始和這些逝去的生命產生連結,約瑟夫自始至終都相信著天使的存在,不論是守護生命,或帶走生命;所以他認為死去的父親會變為天使守護著那些被殺害的女孩,即使在他印象中並不認為父親是那麼好的人。


一個人能背負多大多沉重的傷痛?


約瑟夫所經歷的一切,殘酷的令人無法想像。母親,所愛的人都一一失去了,連骨肉都不曾有機會留下,最後甚至連像父親一樣照顧、瞭解他的唯一依靠,也離他而去,約瑟夫的一生,似乎都是在迎接著一場又一場的生離死別,燃起希望的時間,總是短得立刻被下一次傷痛的來臨擊倒。


我不禁想著,除了書寫,約瑟夫還能為自己做什麼?還剩下什麼?橫貫了三十年的女童兇殺案,讓他失去了一切,甚至坐了13年又9個月的冤獄,這半生的經歷換來了他的三本著作。把事情書寫下來,感覺起來像是一種把它們趕走的方法-這是寫作之於約瑟夫的意義。大概是因為如此,約瑟夫才能失去那麼多之後,還能堅強的活下去。


整本書大多是圍繞在約瑟夫身上,女童虐殺的場面夠驚心動魄,但我的心思終懸在約瑟夫接下來將會遭遇什麼?讀到最後,約瑟夫已經和真正的兇手正面對峙,我仍未意識到兇手的身份。不知道是情節的舖陳太令人迷幻,或是作者把一切蛛絲馬跡都隱藏的太過巧妙。


很想回過頭去尋找是否曾遺漏了什麼,但已然知道答案後,所有一切都將變得對號入座,也就失了閱讀犯罪小說的意境。


不過,雖然是犯罪小說,但對於兇手的描述卻很少,犯案的心態動機,也不得而知,這一部分是我比較好奇的…

jane1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