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本書的中文名字叫 『不存在的女兒』


標題我打上英文,  因為我不喜歡這個譯名, 感覺很不吉利, 甚至我覺得不應該將這本書擺在我家的書房裡, 所以看完後就想捐到公司的圖書室去。(很莫名奇妙的心態吧, 只能說當媽的有太多敏感的情緒)


看這本書的時候, 新聞正好播出有對夫妻生下罕病兒,無力撫養這個孩子, 想將孩子送到安養機構 。


以前的我,會認為這對父母怎麼這樣狠心?不管孩子健康與否,都應該無怨無悔的把孩子撫養長大才對。然而在我真正成為母親以後, 我有了較寬容的想法, 在懷孕滿四個月時,因為剛好處於健保高齡的限制, 必須做羊膜穿刺檢查, 在等候結果通知的那段時間, 我和老公雖然沒有多談, 卻都各自為結果擔心著, 當時我想著, 如果檢查出來是異常的, 我能斷然的下決定, 將這個在我身體裡孕育了四個月的生命結束掉嗎? 亦或是母性戰勝一切的將孩子生下, 然後承擔這孩子的一輩子? 二種決定對當時的我, 都是極為困難的。


大衛為妻子諾拉接生下雙胞胎中的唐氏兒菲比, 深怕妻子無法承受而決定隱瞞事實, 甚至製造菲比的死亡, 其實, 不能承受的是大衛並不是諾拉, 大衛只是將自己的恐懼和不安投射到諾拉的身上 。


而受到委託卻未照大衛指示將菲比送往安養機構的護士卡洛琳, 我覺得也並非像書裡簡介中所說, 是因為暗戀大衛才將菲比收養 。


當卡洛琳將菲比帶到大衛指定的安養機構時, 這個生命力旺盛的小女孩和安養機構糟糕透頂的環境, 把卡洛琳的母性光輝瞬間徹底的發揮出來, 或許也不僅是母性光輝, 而是人性與生俱來的本能。卡洛琳是個平凡到不行的女人, 在暗戀大衛的過程, 甚至沒有讓大衛察覺, 直到大衛與諾拉結婚並過著幸福的生活, 然後生下了菲比, 甚至到最後, 暗戀這件事似乎不曾存在過 。


卡洛琳決定悄悄遠離並獨自撫養菲比之後, 幸福似乎就不斷降臨在她身邊, 而另一邊大衛,諾拉和菲比的雙胞胎哥哥-保羅這個看似幸福的家庭,卻開始被不幸籠罩 。


諾拉始終走不出菲比夭折的陰影, 因為大衛沒有辦法和她擁有同樣的心情, 同樣的悲傷, 而大衛的愧疚, 讓他極欲逃避, 但諾拉的悲傷卻又不斷拉扯著他 。從菲比『夭折』的那天起, 這個秘密就讓原本神仙眷侶的二個人, 走上陌路...


如果當初大衛接受了菲比是唐氏兒的事實, 和諾拉一起撫養菲比, 故事會改寫成圓滿而快樂嗎? 我想也不是的, 有位朋友分享這個文章時說, 生命的本身就是祝福, 說得很有道理, 但能夠坦然接受上天的每一種方式的祝福, 很難很難...


接受了, 就能夠平靜的面對, 也不會再去看其中的痛苦, 抗拒了, 就只看到其中的苦, 即使其中有甘甜, 也嚐不出味 。


看完這本書, 我仍然無解, 事情, 總是要遇上了, 才知道自己要怎麼做, 會怎麼做  。對於別人的人生, 只能旁觀, 只能欣賞, 只能慨嘆, 卻沒有資格批叛, 沒有人確知, 哪一個故事的背後有著什麼樣的真相 。


jane1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